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化

华东医药“转型”喜忧


发布日期:2021-08-22 14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bp5i9.cn中科生态修复(江西)创新研究院科技合作项目正,风口者如爱美客,2020年营收7.09亿元、净利4.40亿元,市值却超一千两百亿元,截至8月18日收盘,223.25倍的动态市盈率可谓傲视群雄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华东医药创建于1993年,业务覆盖医药全产业链,以医药工业为主导,同时拓展医药商业和医美产业,已发展成集医药研发、生产、经销为一体的综合性医药公司。

  2020年报显示,其核心业务包括两部分,一是医药商业,收入占比68.10%;另一为制药工业,收入占比33.80%,主要从事原料药及仿制药开发,核心产品为糖尿病仿制药阿卡波糖及中成药百令胶囊。

  很明显,相比拥有技术壁垒、价值感更强的创新药领域,华东医药主营的商业流通及仿制药对资本缺乏吸引力。截止8月18日收盘,华东医药市盈率27.17,市值650亿元,远低于同年A股上市的恒瑞医药,即使今年经历震荡,市盈率仍超54倍,市值3518亿元。

  2021年8月10日,华东医药发布半年报:营收171.79亿元,同比增长3.11%;净利13亿元,同比下降24.8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11.94亿元,同比下降15.12%。

  继2020年营收、净利润双滑后,华东医药净利再度下滑,业绩压力想来自知。

  针对增收不增利,华东医药解释称,主要系核心子公司中美华东部分产品因集采及医保谈判降价,导致收入及毛利同比有所下降。

  中美华东2021上半年营收54.24亿元,同比下降10.85%;净利11.92亿元,同比下降13.49%。

  2020年报时,华东医药曾坦言:2021年将是华东医药战略转型的又一关键年,亦将是史上经营增长压力最大一年。

  并非夸大其词。2020年1月17日,第二轮全国药品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,糖尿病常用药阿卡波糖片的采购额达29.28亿元,是采购金额最高品种。彼时华东医药阿卡波糖的市场份额大约30%。

  最终,阿卡波糖原研药企拜耳降价93%,直接导致华东医药落标。这意味着华东医药基本丢失了阿卡波糖的院内市场。

  另一大产品百令胶囊,经过2020年12月国家医保续约降价谈判,2021年3月1日新调整后价(降幅33.8%)正式执行。

  烦恼不止在仿制药。日前,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公显示,2021年6月8日至10日,华东医药供应链管理(温州)有限公司GSP飞检中,发现3项主要缺陷和1项一般缺陷。

  华东医药2020年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,公司在大医院集采市场销售端已受到一定影响,但阿卡波糖片在集采以外的市场(包括基层和社区市场、民营医院、OTC市场)仍有很大发展空间,公司在基层、院外和零售市场目前仍保持较快增长,并争取2021年阿卡波糖产品销量在2020年基础上继续保持增长。

  早在2013年,华东医药就获得了韩国LG公司玻尿酸品牌伊婉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。

  也是在医改加速的2018年,华东医药再次加码医美赛道,耗资1.69亿英镑收购英国公司Sinclair全部股份。

  2021年春节后的首个交易日,华东医药再抛大动作:通过全资子公司英国Sinclair,以6500万欧元股权对价款及最高不超2000万欧元销售里程碑付款,收购Cocoon公司持有的西班牙能量源型医美器械公司High Tech公司100%股权。

  战略层面,华东药业更把医美定位为“大健康产业的核心战略领域之一”,是公司全球化开端,可见地位之重。

  华东医药官网介绍显示,医美业务采用“全球化运营布局,双循环经营发展”战略,聚焦于面部微整形和皮肤管理领域最新产品和器械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已形成差异化透明质酸钠全产品组合、胶原蛋白刺激剂、、埋植线、能量源设备的综合化产品集群,实现了无创+微创的医美产业链全布局。

  2021上半年,其医美整体营收5.65亿元,同比增长46.25%。国际市场订单增速尤其明显,欧洲市场新上市的MaiLi系列玻尿酸和新代理上市韩国Lanluma(左旋聚乳酸类胶原蛋白刺激剂)销售均好于预期。

  只是整体看,2021年上半年医美业务的营收占比仅3.3%,难称独当一面。2020年医美业务收入12.59亿元,仅占收入比重3.72%;国际医美毛利2.15亿,在整个毛利润的贡献占比仅1.88%。

  2021年4月13日,华东医药公告称,公司英国全资子公司Sinclair的产品注射用聚己内酯微球面部填充剂(产品名伊妍仕),获得国家药监局颁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。该产品适用于皮下层植入,以纠正中到重度鼻唇沟皱纹。4月14日,华东医药涨停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伊妍仕俗称“少女针”,主打及时填充、胶原增生的自然效果,号称二代“童颜针”。

  聚焦产品本身,伊妍仕是在荷兰生产,目前华东医药对该品还没有国内生产规划。荷兰工厂现有产能是否满足公司预计的市场需求令外界存疑。而疫情反复性也为产品交付增添不确定性。

  同时,中泰证券研报指出,与填充类玻尿酸超百亿元的市场规模相比,作为再生类医美产品的童颜针市场规模较小,是一片蓝海市场。

  红星新闻报道,有数据显示,童颜针在美国市场的占比不到5%,玻尿酸仍占据主要地位。尽管童颜针有其效果优势,但仍需注意使用中可能出现的副作用。

 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,目前“童颜针”行业的市场教育还不够,市场消费渗透率也不高。

  行业分析师林永也认为,医美行业竞争存在一定不确定性。一旦有颠覆性的新产品面世,华东医药的现有护城河能否抵御强敌攻击便存疑。

  看实操,互动易上也有“效率低”吐槽声。贴身竞品爱美客的童颜针产品“濡白天使”6月28日取得Ⅲ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,随后7 月21 日正式上市。相比之下,4月获批、8月上市的伊妍仕是否有些效率慢半拍。

  好在,据新浪财经消息,目前部分医美诊所已可接受“伊妍仕”预定。但初步定价18000元/针,整脸需5针起步。

  高昂定价,势必缩小消费范围,亦增加推广难度。公司公告的“上市后首发医院100家,预计明年扩大到国内300-500家医院”的美好预期能否如愿呢?

  爱美客、宜华健康、昊海生科、华熙生物......,市场待培育,但不缺专业竞争者。

  聚焦“跨界玩家”,也不止华东医药一位。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仅2021年以来,有20余家上市公司宣布跨界进军医美产业,大多也采取并购方式快速进入。

  主营女装的朗姿股份,房企大拿奥园美谷等纷纷抢下医美“船票”;医药厂商中,复星医药、四环医药、双鹭药业、常山医药等也快速加仓。竞逐之下,华东医药有多少竞争优势?

  值得强调的是,同医药一样,医美也有周期性风险。从新品研发到最终批准上市,一般需众多中间环节,全程投入大、复杂度高,一旦商业化不利反而拖累业绩。

 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认为,药企在跨界医美过程中,具备一定的品牌优势和研发优势。相较于医药行业,尽管医美和化妆品的研发风险更低、产品毛利率更高,但医美业的营销渠道和传统医药还有所差异。

  “医美产品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大部分年轻女性,药企需要更了解她们的消费心理和消费习惯。”史立臣认为,不管是广告投放渠道、还是药品推广渠道,药企都应重新组建专门开拓医美市场的营销队伍,有针对性精准推广。

  2021年6月10日,国家卫健委、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八部委联合印发《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》。

  8月9日,人民日报刊文指出,一些医美机构在宣传过程中只谈“最佳效果”,不谈“不良后果”,易使消费者忽视安全隐患。

  另一厢,大手笔并购也招致商誉风险。华东医药商誉从2016年末的1426万元,飙至2021年上半年末的21.00亿元。

  巨额商誉在顶,同样为未来添了几分不确定性。华东医药的医美之路看似高光,背后是否也有如履薄冰的焦虑感呢?

  2021半年报中,华东医药写道:在行业政策和市场竞争的双重挑战下,2021年对华东医药而言,依然是面临巨大困难和压力,很不平凡的一年。

  2021年4月,华东医药董事长吕梁曾在致股东信中谈到,创新药产业发展是华东医药不变的主旋律。医美作为公司大健康产业核心战略领域之一,将成为公司全球化战略的开端,我们将继续坚定推进医药健康全产业链全球化战略布局,通过强化提升自身创新药研发体系优势,积极融入到全球医药创新产业合作中。

  华东医药表示,已制定未来5年的创新药发展战略规划,规划期间每年完成不少于15个创新品种(包括创新药物、改良型新药、创新医疗器械和高端医美产品等)的立项和储备。

  2020年10月20日,华东医药引入全球首创ADC新药IMGN853,时隔不到百日, IMGN853 的临床试验申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受理,并于2021年3月30日获批。

  2021年2月,华东医药引入一款全球首创新药双特异性抗体PRV-3279,扩充自免领域的创新布局。

  6月1日,华东医药公告称,公司与日本SCOHIAPHARMA公司宣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以首付款400万美元,最高2400万美元的潜在开发、注册和商业化里程碑及分级的净销售额提成获得SCOHIAPHARMA公司在研产品SCO-094在亚太地区(除日本外的25个国家和地区)的独家开发、生产和商业化权益,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、肥胖等内分泌疾病。

 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表示,医改虽凶猛,但大主线清晰,提质增效、打击带金销售、鼓励高品创新,以此普惠大众、增加企业行业竞争力。也基于此,修炼综合内功、完善核心壁垒是企业价值的新分水岭,华东医药上述的研发驱动、战略转型踩在了趋势点上。

  早在2019年报中,华东医疗董事长吕梁就指出:中国仿制药的历史盛宴正在谢幕,创新药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。

  这代表了华东、吕梁的转型决心,公司承诺将每年的研发费用支出,不低于医药工业销售收入的10%,并力争在2025年创新业务板块占到整体营收的30%。

  的确该加把劲了,东方财富数据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华东医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.060亿元、10.73亿元、9.267亿元。同期,销售费用分别为42.97亿元、57.97亿元、59.71亿元。

  不乏集采阵痛的2020年,其研发费用不升反降,销售费却一路看涨,到底孰轻孰重呢?

 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,2021年上半年,华东医药研发费用为4.376亿元,而2020年上半年为4.797亿元。不过,其医药工业研发投入为5.36亿元,同比增长6.38%。

  回头看,从昔日一家抗生素原料药小厂,成长为综合性医药集团公司,华东医药一路走来真心不易。

  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,不得不提灵魂人物、上一任董事长李邦良。拳头单品百灵胶囊的发掘,就是出自其手。1998年起,“百令胶囊”销售业绩快速上升,当年销额上亿元,2014年破10亿元,2018年破20亿元。

  李邦良提出“要么唯一,要么第一”、“不求规模最大,但求效益最好”、“不做大池塘里的大鱼,要做小池塘里的大鱼”……这些经典经营理念已融进企业文化,至今仍在公司官网显示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吕梁于2010年4月担任华东医药公司董事,历任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,与李邦良共事多年。

  掐指算来,吕梁履新已779天。无论发力医美,还是未来5年的创新药规划,都能看出其求新求变、战略前瞻,这些都是成功转型的加分项。企业可喜质变,或已不远。

  当然,转型升级也从来不是一件轻松事,尤其是华东医药这样的大型企业,牵一发动全身,也注定了发展难度与挑战不确定性。

  2021年8月17日晚,华东医药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董事、总经理李阅东辞职报告,新总经理聘任前,由董事长吕梁代行总经理职权。